中国自古就是诗教,诗教是美育,远比德育重要。

德育源于后天,道德教育是为了防止人的过度自私而设定的维系互利的社会契约。

用美育诗教代替宗教,是中国之圣教。

中国人真正喜欢的生活——宗教生活化:山水之间都是灵性;生活艺术化:眼之所及都是艺术。

宗教解生死谜局,美育诗教得生命美之极致,谜局难了,美与诗却可直入真善美。读诗和写诗,可以让你成为一个真人,一个性情的人,一个对这个世界的美充满感觉的人。

教化就是让我们学会分享,尤其是学会分享生命里的美感。 这种美感和这种分享,实际上源于深刻的爱和同情。

凡使我们的心为之变软、变温柔,引发了我们无限爱怜的事物,都是美的。 人的差异性源于灵魂的差异,源于生命能量的差异,源于神魂意魄志的差异,源于诗性和艺术性。

有用之物陷你于庸常,无用之诗则解脱你于庸常——有用之知识,是让你活着;无用之诗,是让你活得美。